当前位置: 首页> 经验思考
《反家暴法》实施一年 崇川区发出5份“人身保护令”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7-03-02

去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以下简称《反家暴法》)的实施让家暴不再是家务事。2月28日,崇川区妇联联合区法院召开“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新闻发布会。一年来,区法院共发出5份“人身安全保护令”,对家庭施暴者起到了很好的震慑作用,遭受家庭暴力的受害人,特别是妇女、未成年人的人身权益得到有效保护。

一年内6人申请“人身保护”

孙某(女)与何某是一对小夫妻,两个人在2014年7月登记结婚,然而,婚后,孙某发现,自己对丈夫的了解并不像自己认为的那样多。何某曾因犯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罪等坐牢三次,并有吸毒恶习,去年3月因吸毒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婚后,何某常无故殴打、辱骂孙某,甚至多次到丈母娘家中打砸,威胁要杀死丈母娘。忍无可忍之下,去年6月20日,孙某向崇川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崇川法院家事法庭经审理后,于同年6月23日作出人身安全保护裁定:禁止何某对孙某实施家庭暴力;禁止何某对孙某骚扰、跟踪、接触孙某及其母亲。这是我市签发的首张人身安全保护令。接到保护令后,何某起初尚能按照要求去做,好景不长,4个月后,何某故态复萌,再次开始对孙某谩骂。崇川区法院依法对他作出司法拘留5日的决定。

崇川区法院副院长袁好峰介绍,《反家暴法》实施一年以来,该院共接到6人申请人身安全保护,除一人撤回申请外,该院发出5份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人全部是妇女。

遭遇家暴保留证据是申请关键

在《反家暴法》中,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是最大的亮点。根据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应当在72小时内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或者驳回申请;情况紧急的,应当在24小时内作出。袁好峰介绍,家暴案主要发生在家庭中,证据收集很难,或是相关证据难以形成证据链,证实受害者身上的伤痕是对方殴打所致,带来认定困难。“不少受害者挨打了不愿意去医院,伤好了才来法院求助,很难提供有力证据。”

遭遇家庭暴力,受害者应第一时间拨打110 报警或者向所在单位、居(村)民委员会、妇女联合会等单位投诉、反映或者求助,也可以到当地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并保留相关证据。这些证据包括受伤的照片、医院就诊的病例、公安部门相关的出警记录、受害人向当地妇联、居委会申请救助的记录等等。袁好峰提醒,只要申请人提出举证困难,家事法官将发挥调查取证的职权,帮助申请人调取相关证据。

多部门联动反家暴网络见雏形

一年内签出5份人身安全保护令,会不会还有50甚至500名受害人在选择默默忍受家暴?“不排除这个可能。”袁好峰说,一方面是由于《反家暴法》宣传还无法做到家喻户晓,很多受害人对人身安全保护令不了解;另一方面,也有不少受害人没有及时保存证据,导致无法取证。最关键的,还有大量受害人认为家暴是“家丑”,不愿意“外扬”。

袁好峰说,随着反家暴法的出台,家庭暴力已不只是家务事,受害者应勇敢地拿起法律的武器,理直气壮地对家庭暴力说不。

虽然妇女、儿童等是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者,但也不排除男性遭遇家暴的可能。去年上半年,崇川区妇联派驻区法院的家事调查员苑力力就接到了两起男士反映妻子家庭暴力的投诉,但两人都没有申请人身保护令。

袁好峰介绍,《反家暴法》实施一年来,家事法官发现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执行存在困难,主要是法院与公安、妇联等之间的协作配合有待加强。她透露了一个好消息,崇川区法院、公安、民政、妇联、司法、教育等部门正在区政法委的协调下积极建立反家暴整体防治网络,预计将在3月底前建立联动机制。